我是天生乐观派——采访高焕杰老师

2018-04-16

高焕杰,蓝桥教学部JAVA讲师。来蓝桥一年半。很多刚刚认识他的人都说他像个大男孩,成天乐呵呵的。慢慢的了解多了,又会感觉到他身上有股子拼劲儿。而且据学生说,高老师除了幽默那就是严格啦。只要学习不认真,那必定“挨整”,而且花样百出。


blob.png


内刊=蓝桥教学内刊     高=高焕杰老师


内刊:同事们都说你在工作中是个“拼命三郎”呢?我也多次看到你很晚才回去,经常和学生们辅导,这一点我们印象也很深。你是怎么看这个江湖诨号呢?

高:太严重了吧。我觉得就是把学生的事情做好,就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另外,我觉得,学生都不容易,来蓝桥学习也都想在以后有个好工作。如果把学生教不好,我会感觉会非常过意不去。尽管我教的是JAVA,有些学生未来可能会走其他岗位。但是作为老师,我却觉得会自己对不住他们。再说,我感觉那句话很有道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如果不用心做,总觉得挣的钱或多或少带了点“血腥味儿”,回头花钱的时候心里不安啊。

再者,我特别喜欢给学生们上课的感觉,很享受。若是说我是个“拼命三郎”有点过啦,同事们都很努力的。我觉得,讲台就是舞台,学生就是观众,若是我自己不认真,那自己也就下不来台。


内刊:关于教学方面以及开展学生辅导等方面你是如何开展的呢?有什么特别技巧和我们分享一下?

高:其实我吧,手段比较老套的,也没什么新颖的地方。不过,我感觉最有效果的一招是,每次自行组织考试,只要不到80分就会给他们补课。这件事我会在接班时就特别强调清楚,而且我是会追着补课的那种,我给他们立了个规矩:只要我考试凡是在80分以下的,当天任务必须当天完成,否则不准回寝室!


内刊:果然是个“狠角色”。那么学生们怕不怕你,烦不烦你呢?

高:说实话。要求严,学生肯定会生厌的。所以,我会有时和他们多开开玩笑。当然是有目的的开玩笑,主要是通过玩笑间接的告诉学生,这么要求也是迫不得已。严是爱,松是害嘛。


内刊:有目的的开玩笑这个方法到时不错,能具体举个例子吗?

高:比如,每次上课前我会让学生听写前天讲的内容,写差了就会假装发脾气,拍桌子。记得有一次,这戏演过了,一不小心把我自己的杯子给摔了。想想也是心疼啊。


内刊:当时学生也很害怕吧?

高:挺怕的。而且我不止听一个学生说过。不过,怕归怕。我每次都会动之以情或晓之以理。学生们自然是明白我在对他们好,也知道我不是真的对他们发脾气。而且学生的这种怕,本质上是一种心虚,是那种没有完成任务而心虚。

其实吧,咱们蓝桥培训一届学生无非6个月左右,他们结业后走的时候对我说,都知道那时候严格是为了什么。这话听了真让人欣慰。

 

内刊:你知道学生们一般怎么评价你吗?

高:教师节的时候,学生们突然给我一个写满签名的本子,当时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动。我是个很容易感动的人呢。从学生们写给我的签名中看,给我最多的评价就是——我挺踏实的。


内刊:记得有个学生,曾经对我说,高老师有时候像个大男孩。我也想知道,你觉得像吗?那你自己怎么评价自己呢?

高:呵呵呵,我感觉做事情比较有计划,认准的事情就必须保质保量的弄完它。我特喜欢一个词——善始善终,我喜欢过有节奏的生活,凡事讲求调理。当然,也容易冲动,尤其是计划没有完成实现的时候。


内刊:业余时间你都有什么爱好呢

高:呵呵呵,没什么爱好,我相对来说比较宅。没事儿喜欢捯饬点技术,感觉这一辈子摆弄技术挺好的,比较充实。当然有事实在心烦,我喜欢看看电影,或者是出去溜达溜达。我觉得世上生活无非分两种,一种是大富大贵,一种是小富即安,我追求后者。想着有事没事儿回家看看父母,挺好的。

 

内刊:这也是很难得的一种质朴踏实只想看看父母?没有想去看看别的什么人吗

:呵呵呵。


内刊:你经常在外面出差是不是很辛苦呢? 家人是不是很支持

高:我不止一次给我爸妈说过我的想法,这就是我的人生目标。稳定的工作、像样的车、宽敞的房子、贤惠善良懂生活的妻子、乖巧伶俐的孩子。每天在平和又喧闹中度过,每逢周末开着车一起回老家看父母,拜长辈——上无愧于父母别留下“子欲孝而亲不在”的遗憾;中无愧于妻子,执子之手,在相濡以沫中度过;下无愧于子女,在快乐中成长,在幸福中生活。真的我没什么大的人生愿景。呵呵,我就是这样“胸无大志”。

 

内刊:哪里话。倒觉得是那种 活的认真实在 踏实。也有自己认定的目标。作为一名技术老师,是一个很专业的岗位。能否谈谈你平时是怎么开展自我学习为自己充电的吗?

高:现阶段在研究Linux和数据结构。未来大数据是一个很大的发展方向,它要求必须熟悉Linux命令。在者现在服务器都是Linux,所以一定要弄明白它。而且数据结构偏于底层,对于高系统架构很重要。

 

内刊:你带的班级,就业怎么样呢?

:还行,1704班64人基本全部就业。有些同学是延迟就业的,因为学校有考试,需要上课什么的。基地17班也差不多。

 

内刊:那挺不错的。对那些已经就业的学生你有什么嘱咐呢?

:我平时也关注他们,找他们聊聊天,我觉得公司对员工的要求无非两点,一点要求员工要有强的可塑性,主要表现在学习力上,因为技术更新比较快,离开蓝桥后,层出不穷的新技术就需要考自己掌握的。再者要求同学们要懂得与人沟通,现在软件没有说单一个人完成的,都是通过集体协作完成。另外,聊天过程中我也常鼓励他们,在公司要勤奋工作,学会自学,学会与人沟通。

 

内刊:马上2018年,你在新的一年里期望什么呢?

:首先,新的一年期望蓝桥越来越好,指着这艘巨轮环游世界呢;再者新的一年希望把自己想要研究的东西都学会;其次新的一年把房子买了。。。。。。等等吧。太多啦,呵呵呵。一句话,希望自己过得越来越好!

 

内刊:也祝你在新的一年都能如愿。

:谢谢。也祝福蓝桥!未来大家一起努力!


 

普鲁斯特问卷》

著名的普鲁斯特问卷(Proust Questionnaire)由一系列问题组成,问题包括被提问者的生活、思想、价值观及人生经验等。因著作《追忆逝水年华》而闻名的 Marcel Proust 并不是这份问卷的发明者,但这份问卷因为他特别的答案而出名,并在当年时髦的巴黎人沙龙中颇为流行。因此后人将这份问卷命名为“Proust Questionnaire”。

普鲁斯特在13岁和20岁的时候分别做了一次调查,答案有很大不同,后来研究普鲁斯特的人士还以此为依据来分析一个作家成长的变化。再后来,名利场(Vanity Fair)杂志开始在每期封底搞普鲁斯特问卷专栏,专门挑一些知名人士来回答。我们借这个机会访问了老师们的答案,也借此机会看看他们的另一面。




高焕杰老师的《普鲁斯特问卷》

1.你认为最完美的快乐是怎样的?

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父母都健在且有时间探望;孩子聪明,学有所成。

2.你最希望拥有哪种才华?

我吧偏于内向,感觉计算机这个行业真的很适合我,所以我希望能将想学习的与软件有关的东西全部学会,目前学习数据结构,其次C语言,再次大数据。

3.你最恐惧的是什么?

在自己设定的时间内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目标。

4.还在世的人中你最钦佩的是谁?

褚时健,说不上来的感觉,想到他总会想到一句

话——“早成者未必有成,晚达者未必不达。不可以年少而自恃,不可以年老而自弃。”

5.你认为自己最伟大的成就是什么?

工作这几年没有荒废光阴,学到了很多编程技术,搞一辈子技术挺好的,至少活的真实。

6.你自己的哪个特点让你最觉得痛恨?

胖,我特想减肥,但是职业限制,没那么多时间健身,有时候挺纠结的。

7.你最珍惜的财产是什么?

一块移动硬盘,那里面收集了想研究的很多技术,C、C++、数据结构、大数据等等。

8.你认为程度最浅的痛苦是什么?

研究一个技术,半天看不出头绪,摸不着头脑,但是没多久就会恍然大悟,这时前面的一切都不值得一提。

9.你最喜欢的职业是什么?

软件技术。

10.你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

在高中时从没想过将来学习计算机,当时异想天开地想学习工商管理,所以现在看来对那时的冲动挺后悔的,到今天我始终感觉计算机这条道能走通。

11.如果你能选择的话,你希望让什么重现?

高中的学习时光。




上一篇:采访高焕杰老师-我是天生乐观派

下一篇:蓝桥携手百度走进天津市大学软件学院-AI引领技术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