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运营的艺术

2017-08-14

  一个年轻学生问一个老科学家,如何做好科研?老科学家回答:读哲学,哲学对科学思考有帮助。这个观点受到了万维钢的批判。他说:如果我们想从事创造性的劳动,确实需要“功夫在诗外”,而如果就是要学习一样东西,那就刻意去学就好了,不存在什么“功夫在诗外”。

搞科研就跟着导师,从学徒做起,开始打杂,注意观察,慢慢的自己就能上道,能摸到做科研的方法,而不是看什么哲学。所以,从手艺到技术,不急着跨界,好好摸套路。搞科研如此,做运营也如此。


产品运营学习.jpg


  从技术到艺术,才是需要“功夫在诗外”的时候。什么叫艺术?艺术是“创造性的表达”。更进一步的问题是:什么是“创造?”人类社会发展到现在,那种颠覆式的,完全从无到有的创造,已经一去不返了。创造在这个时代的本质,就是链接。之前某讲师讲过这样一个例子:在一次互联网圈内的线下聚会上,有人提了个这样的问题:假如有一天人工智能足够发达,类似广告投放的事情机器都能够自动化处理,那么运营人的未来在哪里?一位大佬的回答,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

  我们看一个例子,好比你在新浪微博上找大号做广告投放,理论上在数据充分的情况下,微博一共有多少个大号,哪些号更匹配你的业务,投放的时间节奏怎么安排最合适,什么样的文案转化率更高等等这些机器的计算能力都一定是远远胜过个人的,在这样的事情上我也看不到人可以胜过机器的机会。但我认为,人的特别之处,是人可以创造出来一些“增量”的空间。好比当年微博上当找大号转发推广的效率已经开始下降之时,突然又有人创造出来了一种玩法叫“九宫格”式的推广,就凭借这一微小的创新,就又把推广的效率提升了十几倍。这一类偏“创造性”的事情,是我认为机器当下无法,也不可能做到的。这个大佬说的“创造出九宫格新玩法”,本质上就是用不同的视觉刺激(从大V推荐语到九张图片),让产品与用户以另一种方式产生了链接。

  而这,刚好契合了互联网时代运营的特质:运营是极度不标准的。恰恰是运营的“非套路性,不标准性”,才得以让我们在与AI的竞争中仍保有一席之地。而正因为如此,曾鸣教授才说,“艺术”的部分,没有规律,各自看天分运气。因为我们需要做的,是在既有存量之外,找到意想不到的链接——链接本身,似乎真的没有规律可循。


  那么问题来了:虽说艺术看天分运气,但我们能否做些什么,增加自己“撞运气”的概率呢?我觉得是有的。这个答案听起来简单得不行:问为什么。通过不断追问为什么,找到世界运行的底层规则。再以取标题这个事情为例:一个标题叫做《一篇刷爆外网的漫画,为什么你的孩子没教养》,这是个不错的标题,因为它对应了取标题套路中的一个:制造很红的感觉。走到这一步,算技术。再怎么走,才有可能触达艺术的层面呢?

  问自己一个问题:为什么所谓“制造很红的感觉”,能够成为屡试不爽的标题套路?——因为人有从众心理。还可以接着问:为什么人有从众心理?因为人本能中需要安全感和归属感。甚至还可以再问,人为什么会产生这两种情感需求?这或许要从人类祖先的生存环境说起。

  一个标题本身,其实是what,一个标题背后对应的套路,是how,而套路背后更深层的底层规律,是why。把why理解得越透彻,就越有可能创造新的链接,越可能产生意想不到的how,而what,也就越可能成为艺术。回到九宫格推广法,之所以能够成为“新的增量”,其背后至少隐藏了三个原因:大脑更擅长加工图像。因为大脑接触图像刺激的历史已经有数十万年了, 而对文字的接触只有几千年。将同一品类下的不同产品,以统一的图片格式一起推广(比如9个购物APP),符合了人脑知觉整体性的组织原则。九张图构成了极强的对称性,而人类视觉系统对于对称性天生敏感。

  同样能成为底层规律的,还包括复利、二八法则、价值决定价格等等。掌握的底层规律越多,越能构建自己的“多元思维模型”,也就有更大的概率,创造新的链接。在打磨中锻炼手艺,在总结中沉淀技术,在链接中创造艺术,这大概就是黄老师说的“有层次感的运营”吧。

而运营,就是与人性对话的艺术。


上一篇:运营之道:千变万化,存乎一心

下一篇:一个运营人,要活得像一家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