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秀Java程序员眼中的整洁代码

2017-08-11

  Bjarne Stroustrup,C++语言发明者,C++ Programming Language(中译版《C++程序设计语言》)一书作者。我喜欢优雅和高效的代码。代码逻辑应当直截了当,叫缺陷难以隐藏;尽量减少依赖关系,使之便于维护;依据某种分层战略完善错误处理代码;性能调至最优,省得引诱别人做没规矩的优化,搞出一堆混乱来。整洁的代码只做好一件事。

  Bjarne用了“优雅”一词。说得好!我MacBook上的词典提供了如下定义:外表或举止上令人愉悦的优美和雅观;令人愉悦的精致和简单。注意对“愉悦”一词的强调。Bjarne显然认为整洁的代码读起来令人愉悦。读这种代码,就像见到手工精美的音乐盒或者设计精良的汽车一般,让你会心一笑。

  Bjarne也提到效率——而且两次提及。这话出自C++发明者之口,或许并不出奇;不过我认为并非是在单纯追求速度。被浪费掉的运算周期并不雅观,并不令人愉悦。留意Bjarne怎么描述那种不雅观的结果。他用了“引诱”这个词。诚哉斯言。糟糕的代码引发混乱!别人修改糟糕的代码时,往往会越改越烂。

  务实的Dave Thomas和Andy Hunt从另一角度阐述了这种情况。他们提到破窗理论4。窗户破损了的建筑让人觉得似乎无人照管。于是别人也再不关心。他们放任窗户继续破损。最终自己也参加破坏活动,在外墙上涂鸦,任垃圾堆积。一扇破损的窗户开辟了大厦走向倾颓的道路。


1.jpg


  Bjarne也提到完善错误处理代码。往深处说就是在细节上花心思。敷衍了事的错误处理代码只是程序员忽视细节的一种表现。此外还有内存泄漏,还有竞态条件代码。还有前后不一致的命名方式。结果就是凸现出整洁代码对细节的重视。

  Bjarne以“整洁的代码只做好一件事”结束论断。毋庸置疑,软件设计的许多原则最终都会归结为这句警语。有那么多人发表过类似的言论。糟糕的代码想做太多事,它意图混乱、目的含混。整洁的代码力求集中。每个函数、每个类和每个模块都全神贯注于一事,完全不受四周细节的干扰和污染。


  Grady Booch,Object Oriented Analysis and Design with Applications(中译版《面向对象分析与设计》)一书作者。整洁的代码简单直接。整洁的代码如同优美的散文。整洁的代码从不隐藏设计者的意图,充满了干净利落的抽象和直截了当的控制语句。

  Grady的观点与Bjarne的观点有类似之处,但他从可读性的角度来定义。我特别喜欢“整洁的代码如同优美的散文”这种看法。想想你读过的某本好书。回忆一下,那些文字是如何在脑中形成影像!就像是看了场电影,对吧?还不止!你还看到那些人物,听到那些声音,体验到那些喜怒哀乐。阅读整洁的代码和阅读Lord of the Rings(中译版《指环王》)自然不同。不过,仍有可类比之处。如同一本好的小说般,整洁的代码应当明确地展现出要解决问题的张力。它应当将这种张力推至高潮,以某种显而易见的方案解决问题和张力,使读者发出“啊哈!本当如此!”的感叹。窃以为Grady所谓“干净利落的抽象”(crisp abstraction),乃是绝妙的矛盾修辞法。毕竟crisp几乎就是“具体”(concrete)的同义词。我MacBook上的词典这样定义crisp一词:果断决绝,就事论事,没有犹豫或不必要的细节。尽管有两种不同的定义,该词还是承载了有力的信息。代码应当讲述事实,不引人猜测。它只该包含必需之物。读者应当感受到我们的果断决绝。


上一篇:关于如何克服拖延症的清单

下一篇:机器学习和认知计算入门指南